当前位置:浮华天>其他类型>狠宋> 第1112章 李彀说邸浃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112章 李彀说邸浃(1 / 2)

在沧州城内鞑军大营里,听过了阔阔的情况介绍,请他想个好办法出来解决,郝经不禁苦笑。

要是同意交换人质,则折扣汉军高官家眷迫其作战的方法往后不顶用了,汉军高官没了顾忌,只怕降得更多。

一旦局势呈糜烂之势,谁来都不好整,失掉江山的责任,难不成他郝某人来背?

如果不同意交换人质,已方杀掉人质,南蛮如法炮制,那些被扣押的鞑子的亲朋好友听闻自家人被宰,是他郝某人出的主意,郝某人必被那些野蛮的鞑子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而杀掉他的鞑子顶多向郝家赔偿两只羊而已!

汉人的命不值钱,汉人杀鞑子,以命换命,家人为奴。

而鞑子杀汉人则是赔羊而已,哪怕是郝经这样的汉人高官亦然。

阔阔要郝经出主意,这良心大大地坏!

其实阔阔良心倒也不一定是坏,当初忽必烈离开大都北上前,曾对阔阔交代曰郝先生是本朝智者,遇事不决可以问他。

现如今阔阔就来问他了,见阔阔一脸殷切期盼的样子,无奈之下,郝经告诉他道:“拖!”

“拖?”阔阔讶道。

“是的,唯今之计,唯有一个拖字,我们把人质折扣在手,不作处理,则李彀尚有顾忌,不敢全力相助南蛮,若杀掉其家人,则则李彀必会全力对付咱们,同时亦引发咱们的人寒心。”郝经分析道。

阔阔明白了,这拖字妙啊,可进可退,已方人无话可说,其他汉军高官亦不敢不战。

他伸出大拇指夸奖道:“郝先生果然高明!”

正说着,一个阔阔手下汉军亲兵进来似有事禀报,见有客人,欲言又止,阔阔道:“郝先生不是外人,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。”

亲兵报告道:“肖撒八和刘横两军军营的兵将们无事披甲。”

他所提到的肖撒八和邸横正是沧州汉军主将邸浃的部将,肖撒八是军中上将,擅使一口百斤铜棒,有万夫不当之勇,邸横则是邸浃的亲弟,各统领二千五百人,驻扎城内,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为邸浃手中的强大实力。

在目前情况下,鞑子并不信任汉军,阔阔命人秘密监视城内汉军高官及军营情形,听闻两军军营的兵将们无事披甲,顿时阔阔紧张起来,震惊道:“不好,邸浃欲反!”

……

邸浃,元朝将领,保定行唐(今属河北石家庄)人,占籍曲阳县,元朝将领邸顺之子。

邸顺,汉人也,金朝末年,邸顺聚众数百人,与其弟邸常分据石城、元保两寨,后两兄弟皆归降蒙古,为蒙古人南北征战,打击金军与宋军。

元太祖(蒙古大汗铁木真)十五年(1220),邸顺从木华黎败武仙于王柳口,武仙出降。以功,邸顺被赐蒙古名为察纳合儿,擢骠骑卫上将军,充山前都元帅,万户。

元定宗(蒙古大汗贵由)二年(1247),驻军五河口,宋兵乘夜来袭,邸顺掩杀甚众。

邸顺已故,其子邸浃被忽必烈赐为万户,待遇甚厚,他接掌邸顺的地盘与兵将,被阔阔调来防守沧州。

邸浃有个人癖好就是下大棋,即围棋也,他到达沧州后听闻城内大儒闻先生棋术高明,遂过去与之手谈,大家棋逢对手,成为同好,邸浃只要军务不忙,必找闻先生手谈。

这么一来,大家也都知道想找邸浃,若不在军营里,就在闻先生府上,去那里找,准没错。

同样地,大家知道有什么事想请邸浃帮忙,只要闻先生出面当说客,就有门儿!

不过,闻先生从来不帮人去烦邸浃,来找他的人多,闻先生闭门不纳。

久而久之,大家也知道闻先生不想理闲事,其门可罗雀。

这天中午,有一队商旅从西门进了城,找到了闻先生府上,打门,要见闻先生。

门环拍了又拍,闻先生府门上小窗打开,露出门房的脸,不耐烦地道:“别敲了,不管你是谁,我家先生都不会见的!”

结果来人从小窗上递过一用丝袋装着的方形物道:“你把这东西交给你家先生,看他是见还是不见!”

门房接过来,差点掉地上,好重!

他把小窗关上,带着丝袋进内去找他家先生,呈上丝袋,说道:“先生小心,很重的!”

闻先生接过丝袋,入手一沉,打开来,室内即变灿烂,内中是一块黄澄澄的金牌,正面雕刻的祥云和五爪龙浮凸得玲珑剔透,极为精美。

谁敢用祥云和五爪龙?

又见皇帝金牌,孟之祥的印记!

闻先生见多识广,一看就知道南朝皇帝来人了,这样的身份,换作以前就是钦差大臣,出入要肃静喝道的主儿,他不能不见!

于是乎,他让门房把来人领进府。

……

且说下午时分,邸浃见军营无事,乃闲闲地带着亲兵,前往闻先生府上欲手谈。

与以往一样,闻先生亲自来开了门……闻先生彬彬有礼,邸浃乃一方大员,手握重兵,闻先生与他不过是手谈之交,不敢拿大,懂得分寸,这也是邸浃喜欢来找他的原因。

邸浃进门,两人点点头,联袂入二堂,那里炕上放好了棋盘和沏好了茶,但早坐上一条大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